赵明维权网  >> 个案大观 >> 是谁在操控和践踏法律?         【阅读:331次】【评论】【打印】【关闭

是谁在操控和践踏法律?

发表日期:2017年/09月/27日 08:28:47 PM

【浏览次数:332】 【字体: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是谁在操控和践踏法律?

—对一起产改再审案件提起抗诉申请的紧急情况反映

    居住在瓦房店市南共济街3段52号的瓦房店轴承集团实业总公司电炉厂厂长、法定代表人张松栋,说什么也想不到自以为20年前为国家分忧、受国企瓦轴的指令、委托而受让亏损企业的“产改功臣”,在经历了一场枉法裁判的官司后,竟然莫名其妙成为“拒执罪人”,如今正被司法拘留在瓦房店看守所里。

一、产改功臣何成拒执罪人

      深谙法律、仗义执言的律师接受委托代理,毅然向检察机关提出抗诉申请。

      从本案卷宗的证据来看,再审原告瓦房店轴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根据大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大政办发[1998]52号文件”和大连市经济委员会颁发的“大经发[1998]255号文件的规定和批复”,再审被告张松栋于1998年9月25日,与再审原告下属的瓦房店轴承集团建筑按装工程总公司签订了《产权转让合同书》,瓦房店轴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拥有的“瓦轴集团实业总公司电炉厂”(以下简称“电炉厂”)的产权转让给张松栋,张松栋承担了受让企业“电炉厂”的全部债权债务和所欠职工的费用。同时,该合同约定“电炉厂原生产厂房及所占土地租赁给电炉厂使用”。1998年9月28日,通过大连产权产易所拍卖,张松栋以252225.52万元受让,同时,通过瓦房店轴承集团公司支付给38名下岗职工安置费347774.48元,又支付设备款5万元,合计65万元,张松栋依法取得了“电炉厂”的产权。

      这里需要再明确交待一下:因“电炉厂”的厂房系原瓦房店煤矿(瓦轴代管企业,以下简称煤矿)所有,2000年12月25日张松栋与煤矿签订了《租房协议》,约定:电炉厂租用煤矿房屋15间和2200平方米场地;租用期限:2000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共20年;房屋租金每月50元;土地租金每月250元;同时约定了交付租金的方法和时间。2002年7月22日,瓦房店市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煤矿破产还债,并成立了清算组。煤矿在破产期间,破产清算组在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的情况下,以再审被告没有搬离占用房屋及占用资产为由,向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强制迁出,再审被告拒绝履行。

      煤矿破产后,瓦轴集团购买了其全部资产,并于2004年4月30日与破产清算组签订了煤矿破产财产交接书,瓦轴集团受让了包括张松栋原租赁的15间房屋在内的全部资产。

      2002年9月4日,瓦轴集团与张松栋协商,双方达成了《磨账协议》。确认了由张松栋先行垫付煤矿所欠电费20784.43元,日后由张松栋向瓦轴集团报销磨账。瓦轴集团并且出具相关手续,将变电所产权转让张松栋。2006年2月22日,经北京“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 审计,截止2005年12月31日,瓦轴集团尚欠张松栋50余万元,瓦轴集团扣除张松栋应交纳的包括租赁房屋和土地租金外,还尚欠张松栋268908.45元至今未偿还,瓦轴集团承诺用此款抵顶租赁期内的房屋租金。

      2010年瓦轴集团诉张松栋返还原物一案,2010年11月30日,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判决张松栋败诉;张松栋不服,提出上诉;2011年8月16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案发回重审;2011年11月30日,瓦房店市人民法院重审,驳回瓦轴集团的起诉;2015年11月20日,瓦房店市人民法院裁定:原裁定有错误,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

 

二、再审判决涉嫌枉法裁判

      以上是本案的基本事实。然而,2016年10月7日,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在没有依法传唤再审被告张松栋的情况下,缺席开庭。瓦房店市人民法院无视上述这些基本事实和证据,断章取义,枉法裁判,判决张松栋败诉。其认定事实错误表现在:  

      第一、判决认定:“清算组已与瓦轴实业公司电炉厂解除合同,多次告知该单位迁出,并没有向清算组交付费用”,系认定事实错误。本案卷宗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清算组与再审被告解除了《租房协议》合同,更没有证据证明多次告知再审被告迁出和交付费用。根据我国《合同法》的规定,合同的解除必须符合法律的规定,然而,清算组单方称合同已经解除,不但没有证据证明,更没有法律依据。该合同应当继续履行,受法律保护。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人民法院审理企业破产案件应当注意的几个问题的通知》第4条的规定,清算组的主要职责,不具有单方解除合同和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职权。

      第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破产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5条、第46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宣告企业破产后,应当通知破产企业的债务人或财产持有人向清算组清偿债务或交付财产。债务人或财产持有人收到人民法院通知后,应当清偿债务或交付财产,有异议的,可在七日内请示人民法院予以裁定,逾期既未清偿又未交付财产的,由清算组申请人民法院裁定强制执行。然而,张松栋既没有收到通知,也没有在七日内依法行使享有的提出异议的权利,更没有收到人民法院的裁定。因此,清算组在毫无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的情况下,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是错误的。但是,再审判决却无视这些事实和法律规定。

      第四、煤矿厂破产期间,2002年9月4日,瓦轴集团和张松栋已经达成磨账协议,将欠破产企业的电费20784.43元,足额支付给了瓦轴集团,这充分说明了瓦轴集团不但认可了张松栋在煤矿厂破产期间继续履行房屋租赁的事实,而且还通过磨账的方式代表破产企业收取了债务。然而,再审判决无视这一事实。

      第五、再审原告瓦轴集团于2004年4月30日接受了破产企业的资产后,于2006年2月22日,经过审计,瓦轴集团扣除张松栋应支付的包括房屋、土地租金在内等各种费用后,截止2005年12月31日前,尚欠张松栋268908.45元,用于抵顶房屋租金等费用。这更加充分证明了瓦轴集团接受了破产企业全部资产后,不但继续承接和实际履行了张松栋租赁破产企业房屋和土地的租赁合同,而且还收取了租赁房屋和土地的租金。然而,再审判决无视这一事实。

      第六、根据我国《合同法》第229条和第230条的规定:“租赁物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的,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出租人出卖租赁房屋的,承租人享有同等条件优先购买权”。由此可见,虽然张松栋取得了破产企业的财产所有权,但是,依照法律的规定,张松栋与原财产所有权人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仍然合法有效,受让后的财产所有权人仍应按照原租赁合同的约定继续履行;既使原财产所有权人转让已出租的财产,再审被告张松栋也依法享有优先购买权。然而,再审判决无视法律的规定,仍然认定清算组单方解除租赁合同有效,是错误的。

      综上,张松栋理所当然的认为,从本案的事实和法律的规定来看,自己与煤矿厂签订的《租赁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尚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双方已经解除该协议;在该协议履行期间(包括煤矿破产期间),瓦轴集团接受了张松栋应向煤矿厂应支付的债务,认可了租赁关系事实的存在;特别是2004年4月30日,瓦轴集团全部接受了煤矿厂的资产后,在事实上,不但继续履行了房屋租赁合同,而且在2006年2月22日又收取了张松栋租赁案涉房屋期间的租赁费等其他欠款。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张松栋与煤矿厂已解除了房屋租赁合同,反而,本案的相关证据充分证明:瓦轴集团已经实际承接和继续履行了该房屋租赁合同。因此,再审判决认定,房屋租赁合同已经解除,判令再审被告返还原物,不但认定事实错误,而且混淆了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本案的性质不应当是返还原物纠纷,应当是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该房屋租赁合同仍在继续履行过程中。

    瓦房店法院再审判决不仅认定事实错误,而且适用法律也同样错误

      第一、再审判决适用《民法通则》第36条、第45条错误。该两条规定系法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从成立时产生,到法人终止时消灭;法人依法被撤销、解散、依法宣告破产而终止。然而,本案中原“瓦房店轴承集团实业总公司电炉厂”虽然因未参加1998 年度年检而被吊销营业执照,但是,按照法律的规定,吊销企业营业执照,这只是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作出的一种行政处罚,并不是企业的消灭和注消、撤销,该企业仍视为存续,仍具有以自己的名义参加诉讼的主体资格。再审判决引用该法律条款的目的在于认定张松栋没有按照约定履行注销原企业的义务,仍以“电炉厂”的名义与煤矿厂签订房屋租赁协议,否认该房屋租赁协议的效力。再审判决对该法律条款的引用,不但与该判决认定的事实和判项相互矛盾,而且没有法律依据。如果按照该条款作为法律依据,本案再审被告“瓦房店轴承集团实业总公司电炉厂”不应列为本案的被告。为什么引用该条款只适用再审被告与“电炉厂”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是否有效,而不适用本案“电炉厂”的主体诉讼资格是否适格呢?

      第二、再审判决适用《破产法(试行)》第26条错误。该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对破产企业未履行的合同,清算组可以决定解除或者继续履行”。请注意,该条款规定的是“未履行的合同”。 然而,再审判决为了支持其错误判决有法律依据,故意歪曲该条款,将“未履行的合同”篡改为“尚未履行完毕的合同,擅自在该条款中加了“完毕”两个字(详见判决书第12页上数第14行)。而本案的事实是,再审被告与煤矿厂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时,该企业尚没有破产,双方已实际履行该协议两年零七个月以后,煤矿厂才宣告破产。再审判决以其篡改的法条,作为解除再审被告与煤矿厂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的法律依据,其用心昭然若揭!

      更为重要的是,瓦房店法院把司法当成私法,在再审判决中完全不顾司法尊严,涉嫌审判程序严重违法。

      再审判决认定:张松栋“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理由拒不到庭”,这是赤裸裸的以法律的名义撒谎!不但与本案事实不符,而且严重违反了民事诉讼程序。  

      第一、本案于2015年11月20日决定再审后,再审被告便向法院留下了明确的单位名称、地址、办公电话、负责人手机号码等(详见卷宗合议庭通过快递送达的详情单)。然而,自再审立案到本案开庭审理、直到各类诉讼文书送达,再审被告没有收到和接到任何诉讼书和电话。该单位始终有人24小时值班,也没有收到任何诉讼文件,根本不存在“拒收”的情形。

      第二、我国《民事诉讼法》第85条、第88条明确规定: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交送达人;直接送达诉讼文书有困难的,可以委托其他人民法院代为送达,或者邮寄送达。由此可见,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达,只有在外地的、送达困难的,才可以邮寄送达。而本案再审被告,不但地址在瓦房店,而且还预留了详细的电话号码。然而,再审合议庭,无视法律的规定,直接采取邮寄送达,不符合法律的规定。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30条明确规定“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该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办公室、收发室、值班室等负责收件的人签收或者盖章,拒绝签收或者盖章的,适用留置送达。”(该司法解释并没有规定如何适用邮寄送达)。但是再审合议庭却违反了这一司法解释的规定,不但没有直接送达,而且在邮寄送达所谓的“拒收”的情况下,却没有采取留置送达的方式,与法律规定相悖。

    第四,该再审判决书是一时疏忽还是故意隐瞒或有其他目的,没有将再审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明确列出,违背了制作法律文书的法定形式的要件要求。所述事实完全证明了再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审判程序违法。再审判决的最大错误是,通过支持再审原告返还原物的诉讼请求,掩盖了本案真实的房屋租赁合同法律关系。

          三、执法监督缘何久拖不决

      张松栋面对“瓦轴集团”的“不信不义”、恶意诉讼大惑不解,一次又一次的上访,一遍又一遍的据理力争。得到的结果令人大为诧异:瓦轴集团历任领导竟然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起案件,否认起诉张松栋!有的时任领导还据实写了证据材料。但是庭审法官罔顾事实,依然顽固的坚持选择性的采信不客观、不公正的证据。由于瓦轴集团领导层面否认起诉和提出执行申请,张松栋通过种种努力终于查清,原来是瓦轴一个工人陈庆国在操控司法,勾结瓦轴集团律师团队的个别人,冒用瓦轴集团的名义,勾结无良法官从审判到执行,人为的制造了这一触目惊心、丧心病狂的枉法裁判和非法执行案! 

      张松栋面对人民法院的枉法裁判、司法不公,满怀对人民检察院执法监督的信赖,申请人民检察院对瓦房店市人民法院(2016)辽0281民再2号《民事判决书》提出抗诉,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正,维护再审被告合法权益。颇具法律知识功底,肩负执法监督神圣使命的检察官,只要出于公心,是不难看出问题的,提起抗诉也是理所当然的!但遗憾的是,瓦房店检察院的没有依法而为。令人担心的“瓦轴陈庆国通过关系做了法院、检察院”“功课”的“传言”得到印证,本应当按法定程序要求,在一周内时间给予回复,但是时至如今一个月过去了,检察院依然迟迟压着不办!连执法监督的检察院都这样,瓦房店还有讲理的地方吗?看来我们需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难道真的需要我们向各级党政领导、政法委、瓦房店检察院检察长、检委会全体、大连市检察院领导反映情况,必要时进京控告,才能讨一个说法吗?不用说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的对与错,就从程序违法这一点,难道不应当提起抗诉吗?

      纵观全案,一直是在利益关系人的操控下,打着司法、执法的旗号,先是在法院审判和执行环节设置司法陷阱,而后同样在别有用心人的操纵下,尤其检察院某局级领导,不顾中央一再三令五申“八项规定”的告诫,受非法利益人的请托,越位、越权非法插手和干预经济案件,给执法监督设置障碍,封堵法律救济渠道,从而完成由错误判决、到错误执行既成事实的图谋,形成团伙型、一条龙式枉法运作。纵容黒社会色彩人物,公然利用司法行为公权力,实施明目张胆的公开抢劫。可怕的是,在全国上下加强法治建设的今天,而我市一些执法人员内外勾结,形成体系,丧心病狂的任性干着破坏社会主义法制的勾当。以检察院抗诉申请为例,能不能、够不够抗诉,不是看事实、不是看法律,而是看关系、看利益。他们扬言不惜以国家赔偿为代价,为他们为非作歹、徇私枉法的行径买单!

      鉴于以上事实,我们强烈要求就张松栋抗诉案申请人民监督程序,同时要求各级党政领导予以关注关切,对此案进行彻查,严厉追究司法人员违法违纪问题,还法律以尊严,还人民以正义!(顺明)

                                       

                                               

 

                                                   

]]>

【阅读:331次】【评论】【打印】【字体:  】【返回】【关闭】    
  个案大观专题·相关链接
·是谁在操控和践踏法律? (09/27)
·记者难忍屈辱勒死野性女友 (02/05)
·★命案六年今昭雪,苦命的儿啊!老父我手捧判决书告慰你…… (02/07)
·★特别关注:命案六年方审结,个中悬疑令人思 (02/02)
·男孩拿了口香糖指认“妈妈” 超市拦住“妈妈”询问起纷争 (01/27)
  信息搜索:               关键字       
 发表评论:    (您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笔名: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 本站专用连接
  • 访问浏览统计(次)